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张贾龙被解聘的情况说明



5月20日,我被腾讯公司的部门领导通知需要停职,原因是此前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会谈发表了过激言论和在网上公布真理部指令。等腾讯公司和真理部协调出处理意见之后,再行告知最终处理结果。 

“真理部”是中国网民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和其下属的各省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一系列言论出版审查机构的总称。 

5月23日,腾讯公司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告知我因“泄露商业秘密等保密敏感信息行为”被解除劳动合同。23日当我回到工位准备收拾个人物品的时候,我发现未经征求我允许,我工作使用的电脑已经不在工位上,明显被人动过。至于20日~23日我停职期间工作电脑被人做了什么也没人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因为无产阶级专政没有例外,任何挑战它的个人都会被当成敌人。 

早在2月17日,与克里先生会谈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上班,部门领导就告知我说目前我写的财经评论文章需要用其他同事的名义发表,因为原来发布的文章链接上带有我的腾讯微博链接、头像照片以及名字。 

与此同时,作为网络编辑值班发布财经新闻时所用的后台工作账号也不能再用我自己的,也需要使用其他同事的,这样,在腾讯网媒的各个平台上我的名字和头像均被“消失”。然后我需要等腾讯公司和真理部协调出处理结果之后,再对我的工作做调整,不排除让我离开,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我想2月份没有立刻和我解除劳动合同可能是考虑中美关系和国际舆论的影响。 


与美国国务卿克里会谈 

2014年2月11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电话询问我2月15日上午是否有空,大使馆有一个活动想邀请我参加,我回复说有空,愿意参加。

2月13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告知我将作为中国博主于周六上午与来华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进行交谈,地点在京广中心28层美国中心,到时可以带iPad、手机等电子设备,并请携带身份证。 

2月14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通过电话告诉我,15日(周六)上午我将作为中国青年博主的代表与克里就互联网自由等问题进行会谈,会谈大约9点开始,我需要在8点15分之前到达美国中心。在现场,中国博主们可以自由提问,现场配有同声翻译人员和VPN工具。 

据他表示,参加会谈的共有4人,其中包括胡舒立女士、王克勤先生、我以及另一个博主。在电话中,他说他们认为我是中国青年博主中最合适向国务卿克里介绍中国互联网的人选。 

2月15日,上午8点抵达美国中心,经过极其严格的安检进入会谈场地,共有我、王克勤、马晓霖、王冲四人参与此次讨论,胡舒立女士没有来,原因我不知道。王克勤先生说14日有警察找他想和他谈谈,被他拒绝。他估计警察是想阻挠他参加此次活动,当天他担心被警察阻拦,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办公室。 

在会谈场地坐定之后,我在网上发文:感谢美国驻华大使馆的邀请,一会我将和美国国务卿克里先生一起就互联网自由等问题进行交流,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留言,谢谢。不一会就收到了全球各地网友的各种问题。 

9点,克里先生抵达会场,谈话开始,按会谈主持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珍·帕莎琪(Jen Psaki)女士的安排,轮到我提问时,我表示,希望美国能支持渴望自由的中国人,帮助一起推倒中国的网络防火长城(Great Fire Wall,简称:GFW)。同时也谴责部分美国公司协助中国政府阻止网民登陆推特、Facebook等社交媒体和封锁其他网站。克里国务卿表示,他没有听说这些举动,并承诺会核查此事。 

在40分钟的会谈快结束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博主可以最后再提两个问题,我举手获得提问机会又问了一个问题。我表示很担心中国“良心犯”的处境,特别是人权活动人士许志永和作家、活动人士刘晓波,前者于2014年1月被判四年有期徒刑,后者在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后遭到监禁。刘晓波在服刑期间荣获2010诺贝尔和平奖。 

我问克里先生会不会去看望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先生的妻子刘霞,先生获奖后她被软禁,最近听说她还生病了,他回答的大意说每次和中国官员会面时都会提中国政治犯。 

2月16日,真理部下发禁令:各网站查删“美国国务卿克里会晤4名中国网络大V谈‘互联网自由’”的相关报道。 

腾讯微博把我列为敏感词,我的微博帐号虽然还能登录发言,但搜索我的名字已经无法显示结果。相关页面变成“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2月17日,针对我向美国国务卿克里呼吁中国互联网自由,《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向美国务卿“要自由”,好萌的表演》,不点名批评我,并称我为异见人士。《环球时报》下属于中国共产党党报《人民日报》,是一家强调民族主义基调的报纸。 

2月18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克里会见中国博客作者作出回应,强调中国的事情要由中国人自己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决定。她反问道,“如果没有这些年来中国互联网事业的巨大发展,哪来的博主?” 

华春莹说:“中国的事情要由中国人自己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决定,如果想通过这种方式使中国朝着某些人所期待的方向去转变,这未免也太过于天真了一些。” 

2月19日,应美国《外交政策》网站的邀请,我撰文完整阐述了我想对克里先生所说的话。我在文中表示“1949年以来,中国统治者迫害人权,剥夺国人自由,全国民众长期处于恐惧中。中国网民至今无法自由访问完整的国际互联网。长期以来,渴望自由的中国人为争取自由流血流汗,中国人将继续努力推倒专制政府筑起的每一道墙。如果这时,美国能够帮助拆除中国臭名昭著的‘防火长城’, 将有利于中国更快地实现互联网自由”。同时呼吁美国对中国从事造“墙”限制互联网自由的人员——例如“防火长城”之父方滨兴——实行签证制裁,拒绝为他们发放赴美签证。 

今年,中共当局再次发动“扫黄打非”行动,进一步阻止人们公开表达独立观点和思想。 4月16日,我为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撰文,认为中共当局的“扫黄打非”行动实质上是以“扫黄”为名进行“打非”。在文中,我写道: “自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当局对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控制进一步加紧,越来越多的媒体人和网民被拘押和骚扰。因此,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也被认为是言论自由的敌人。随着中共与民众矛盾的进一步激化,中共当局希望全面封堵、清理、遏制对它统治不利的所谓有害信息,可以预见中共将继续无所不用其极地严密控制媒体和网络,使之从相对自由的言论平台变成当局的宣传工具”。 


在网上公布真理部指令 

在前苏联、纳粹德国和中国等极权国家,几乎不受制约的宣传部门必定是黑幕化的。 

中国的宣传部门经常向媒体发布禁令,根据现实和宣传需要严格控制舆论,人为地制造“真理”和“真相”。宣传部门的禁令也被当作所谓的机密予以保护。 

我在网上公开真理部禁令将宣传部门的铁幕撕开一条缝,让世人知道中国的新闻审查和舆论控制是如何进行的,这自然是真理部深恶痛绝的,也被他们认为是在公开挑战宣传部门的权力。 


例如: 

真理部:各网站注意处理借雾霾挑起政治话题的信息,凡煽动情绪,挑拨事端的信息和言论坚决删除。 

真理部:张悬,歌曲名称《玫瑰色的你》,MV的49秒出现的救护车上的人带着FreeTibetde 头巾,胸前的衣服是雪山狮子旗。请删除该MV。

真理部:《CCAV再曝内幕交易丑闻台长获利近四千万》相关不实报道,不要转载,已转载的立即删除。 

真理部:网店铺公开售卖VPN工具,请下架清除。 

真理部:各网站立即删除有关新疆阿克苏17岁维吾尔少年闯红灯被枪杀以及相关群体事件的图片和信息。请将“阿克苏 17岁”暂设为微博禁发词。 

真理部:各网清理删除《户外敬拜三周年之际 北京守望教会 告会众书》一文及相关评论。 

真理部:删除“谁让我们成了无产阶级”视频。 

真理部:全网查删“实拍成都警察被指围殴维权业主”视频。 

真理部:关于新疆乌鲁木齐爆炸案在互动环节不得推荐,在搜索引擎上不要上热搜词。 

真理部:关于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事件,评论引导注意把握:为伤亡者祈福;谴责暴力行径;自觉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 

真理部:各媒体平台关于乌鲁木齐事件引用新华英文的稿件为非规范稿源,立即全网查删,并等待新华社中文稿源。 

真理部:全力清理微博中声援浦志强的相关博文及跟帖;通过搜索“寻衅滋事”的相关有害信息全部删除;带有“寻衅滋事”的相关微博客账号全部关闭。 

真理部:微博中仍有较多“习近平讲话研究中心成立”的相关信息,请继续清理。请将“讲话精神研究中心”作为关键词屏蔽。 

真理部:各网站继续查删“越南海军船与中方勘探船相撞”、“中越大批海警船对峙”相关报道,并及时反馈工作情况。 

真理部:“2014比特币国际峰会”将于5月10-11日在北京召开,要求各网站不参加、不报道该峰会,不炒作比特币情况,今后涉及比特币报道严格按金融监管部门口径把握。请立即按上述要求执行。 

真理部:请查删《张雪忠:高瑜女士的行为应不构成犯罪》一文。 

真理部:关于“李嘉诚内地撤资有隐情:因找不到安全感”一稿,请媒体删除稿件。 

真理部:查删:Facebook拟在北京设销售办事处。 

真理部:所有涉及“在越中资企业被越南人冲击”相关消息一律不得报道,不得转载境外报道。严格查删互动环节出现的相关信息、言论和图片。 

真理部:关于涉中建南项目有关事态及中国在越南企业遭受严重暴力袭击等报道,一律只采用新华社通稿和外交部官方网站消息,不得刊播自采稿件,不得转载外媒报道,不擅自组织评论,严格管理互动环节和新闻跟帖。 

真理部:请加强审核清理深圳快播科技公司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被查处的新闻评论,评论只留正面、支持查处的评论,其他负面的请及时删除。 

真理部:各网站注意删除《中国的挨打史 其实是一部讨打史》一文。 

真理部:全网查删介绍爆炸物制作方法的各种有害信息(含文字、图片、视频、图书下载等)如"自制火箭弹CAD设计图纸"、"离心管炸弹"制作方法、《火炸药生产技术》、《炸药化学与制造》等专业书籍销售信息,以及传授制作燃烧弹和利用对讲机、手表等制作遥控定时炸弹方法的相关信息。 

真理部:清除有关习特勒的信息。 

真理部:强调一下,近期所有财经新闻都按照时政新闻管理,严禁出现涉经济形势负面信息,严禁对经济政策、形势说三道四。 


颇具讽刺意义的是,今年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李伍峰坠楼身亡,此后真理部下令“凡涉国信办李伍峰的相关信息,微博,论坛等全部删除”。他长期在宣传系统尤其是网络审查系统工作,生前是中国在互联网审查方面的高层负责人,曾参与了网络防火长城的维护工作,死后自己的新闻也成为被删对象,用中国一句古话说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当今全球化、信息化、市场化的世界里,一个政权想长期给媒体罩上铁幕并以此与世界舆论隔绝,是难以持续的。 因为真理部的存在侵犯自由、侵犯人类、侵犯国际法,每一个渴望自由和真相的人都会抗议真理部的存在。

媒体人自然应该将报道和传播真相作为自己的职业荣誉,虽然这会与宣传部门管控媒体的理念产生巨大冲突。 


媒体生涯

2010年,我大学毕业,因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北京开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成为记者,当年为《财经》杂志报道过知名艺术家艾未未在上海马陆镇的工作室被官方强行拆除的新闻,并曾关注和报道过“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等维权者。 

2011年4月,因在twitter发表一条“今天在出租车上听司机说五一期间三分之二的北京出租车司机将举行罢工”的推文,我被北京警方传唤24小时并抄家。随后因“在境外网站推特发布虚假信息并被转发37次,扰乱社会秩序”,被处以10日行政拘留。 

此事被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刑侦支队案件侦查中队列为“重、特大敏感性案件”。我也被北京警方称为“在互联网上鼓吹罢工”“企图制造事端,妨害首都公交治安秩序的危险分子”。 

极权国家的现实是不服从者不得食,我知道从今以后,任何一家被中国共产党管控的媒体都不会聘用我。我告诉自己和家人不要苦恼,随着形势的发展事情总会出现转机。 

真理部试图封住我的嘴,让我不能再宣扬“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这表明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媒体对持异见的媒体人是绝不容忍的。 

我被解聘一事对我个人的影响是暂时的,因为我会努力寻找新的工作,此事只是中国无情镇压异见者的最新案例之一。


40 条评论:

  1. 你应该是那四个博主里面最敢说的,克里选对人了,通过你听到了网民们的强烈的呼声。

    回复删除
  2. 支持,你是做的是对的事,保重。

    回复删除
  3. 和我一样大的年纪,你厉害多了。

    回复删除
  4. 我不完全相信你说的话,因为很多事实只凭你的文章不能得到证实。但是我相信你的良心,为你的勇气鼓掌。

    回复删除
  5. 一直关注你,以后会持续关注你。多保重。

    回复删除
  6. 活不下去怎么办?跟流氓土匪作对,流氓土匪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弄死你,饿死你,困死你。总之就是让你死,死死死,这就是流氓土匪的思考逻辑。

    回复删除
  7. 支持一下。不过估计换工作会遇到麻烦

    回复删除
  8. 真汉子~~早日找到工作

    回复删除
  9.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回复删除
  10. 你很快会发现一张大网,看得见与看不见的笼罩在你的周围。你做的好,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有勇气说出真相,中国的专制会结束的更早一些。

    回复删除
  11. 好,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不必看老大哥脸色。

    回复删除
  12. 冒着被查水表的风险也要来表示一下支持!另外提个小小的建议:不要太激进,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回复删除
  13. 如果中国所有媒体人都有你这么有良心,我相信中国的未来是美好的

    回复删除
  14. 中国需要真话。中国需要说真话的人。中国人需要说真话。

    回复删除
  15. Do you have any second thoughts now that you are on the outside looking in? You chose confrontation as your path to accelerate change in the policie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n the Internet and social networks. You sealed your fate with a confrontational approach. I do not refer to your meeting with Secretary of State Kerry. I refer to your blog. You "spoke truth" from your perspective. If there is any lesson from the past two administrations in China, this approach does not work. It ends up with you who had gained a privileged position as an insider at Tencent, now on the outside. What has that accomplished? There are people at Tencent and people within the government who might agree with you privately that the pace of reform should be faster than it has been, but reformers learn to work within the system. Outside the system you become just another voice in the wilderness.

    回复删除
    回复
    1. You do have a unique idea, but you do not you're with us so you do not know the community: we need more of this man's voice.

      删除
    2. Meeting and exchanging views openly with a visiting foreign minister on a formal visit to one's country, in this case China, can only be considered a "confrontational approach" in a country without freedom of speech protections whose government does not respect the citizenry's freedom of thought and right to dissent. What Mr. Zhang Jialong did was entirely appropriate--nor did he request or demand that people inside the system who share some or most of his views to imitate him.

      删除
  16.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回复删除
  17. Mad respect! We need those who understand the truth & who have the ability/platform performing to speck out, fear will only destroys us and strengthens the enemy.

    回复删除
  18. 狗共真的坏,兄弟顶住喽。

    回复删除
  19. 傻逼在哪都不会翻身的。

    回复删除
  20. 狗屎,你怎么还不去上吊?
    如果你是在国内加大宣导,向政府施压,我从心底支持你
    跑去向外国摇尾巴,活该
    喜闻乐见你被炒鱿鱼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