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0日星期日

手记:诺贝尔和平奖现场记录

题记:写下这篇手记:记录开奖当天我在玉渊潭南路9号院所经历的,作为一个内地记者,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表达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和所见所闻

缘起:

由于此前全球各大媒体预测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热门名单中都有中国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先生,我作为一名中国媒体人对此奖自然格外关注。毕竟在中国历史上,还没有一位正生活在中国的人士得过诺贝尔奖。

2010-10-07下午6点一位08宪章第一批签署人在推特(twitter)上给我发了一封私信:“(诺贝尔和平奖)明天下午五点在挪威公布。估计你去玉渊潭南路9号院泓灏阁茶馆能见到一些网友,国保、警察、外国媒体等。运气好的话,或许能见到刘晓波夫人刘霞。”收到此消息,我并不清楚第二天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那里是刘霞的居住地和约定会见媒体的地方。当时的想法是去和朋友们一起喝茶等候诺贝尔和平奖揭晓的消息,对于见到刘霞,刘晓波先生的妻子,我并没有期待。

现场:

凭着对此君的信任,第二天(2010-10-08)下午3点,我到达玉渊潭南路9号院泓灏阁茶馆,我到达的时候,大批外国媒体记者正纷纷赶到,大约有五十位外国记者,他们大多正在摆设整理摄像仪器和占据有利的采访位置。因为离5点的开奖时间还早,我在茶馆里遇到一位《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中国摄影记者,因为彼此认识安替先生,感觉不那么陌生,聊了一会,他热情地告诉我:刘霞女士告诉他今天下午5点,她将来这里会见外国媒体记者,无论刘晓波先生是否得奖。同时得到的信息是:刘霞女士家就住在玉渊潭南路9号院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4点钟的时候,记者们已经在小区大门外聚集,一些附近财政部的居民对小区门口突然多了如此多的记者表示好奇,大都不知道刘晓波和零八宪章,听说他在监狱,感到吃惊。有过路的民众甚至以为小区住着中央领导,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记者。由于记者和附近围观的民众越来越多,小区的保安拿出了“本小区谢绝采访”的牌子贴在小区的大门上,现场有中国人在用家用手持DV向小区大门口的人群摄像。小区入口的一半道路已被正在焦急等待刘霞出现的记者占满,还好因为此时并非下班高峰时期,现场进出小区的人员车辆并不多。渐渐围观的过路群众越来越多,警察来到现场维持秩序,不久刚来的警察就以记者们堵住小区路口为由让记者们挪动地方,此前小区的保安一直都没提出让记者挪地。记者们开始和警察理论,未果。不得不搬着笨重的摄像机器挪到小区大门的右侧,警察随即在小区门口拉上警戒线,把记者的活动范围限定在警戒线外。临近五点时,遇见刚来的宪章签署人刘荻和王金波。此时下班时间到,围观群众越来越多。


颁奖

快到五点,记者们的情绪明显紧张起来。部分电视台记者已准备好钓杆话筒,得到颁奖结果出来,准备开始进行采访。记者们都在同个各种方式寻找得奖消息。大多是让同事通过电话第一时间告知开奖结果。

五点整,在小区大门旁的一位记者高声喊到刘晓波得奖了,他的消息是由在后方的同事通过电话告知的。

此时记者们纷纷开始通过电话和网络确认得奖消息,确认属实之后,记者们更期待见到诺贝尔和平奖新科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后来被告知,刘霞已被警方控制,无法按原计划出来见媒体。记者们有的开始做现场直播,有的开始找人采访。大批媒体正在采访路过的一位沈姓民众,他激动地落泪了。

此时宪章第一批签署人北大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先生和李海先生到达现场,迅速被媒体包围。我印象中最深的一句话是李海说:“一般的人包括警察会感到高兴,这是一个中国人得诺奖的开始。”采访结束后,记者们想冲进小区里直接到刘霞家里采访她本人,当时场面一度陷入混乱之中。最后小区保安和警察都不同意,并把记者们推出小区大门,随即关上了其中的一扇大门。

5点40,下班高峰到来,进出小区的车流人流增大,小区的大门不得不重新打开,路边也有交警前来维持交通秩序,但记者们仍然只能在警戒线内采访。现场有一中年女性宪章签署者在喊“释放刘晓波,专制必败,自由万岁”,被媒体团团围住采访。

6点半,刘霞女士仍未出现,这时第一批宪章签署人莫之许从茶馆里走来了,接受在场所有媒体的采访。他说道“刘霞请他转告各位媒体朋友:感谢各位媒体的支持,这次得奖感谢诺贝尔奖委员会和提名他的人,感谢天安门那件惨案发生二十一年来一路支持他的人,尤其是天安门母亲和已经离开我们的包遵信先生。诺贝尔和平奖的荣誉属于所有08宪章签署人。”随即回到茶馆准备拿上电脑离开现场,此时刘霞女士给莫之许来电,说:“她明天会到锦州探望刘晓波”。

反思:

今天在现场,发现许多外国媒体对宪章签署者不是很熟悉,当然08宪章签署人共有1万余人,要想都熟悉也不可能。我觉得对刘荻女士和李海先生应该熟悉吧。至于把他俩弄混,这功课肯定没有做好。可能记者们认为能见到刘霞,对她当做主要采访对象来准备,没想到她被警察去控制无法出门接受采访。这下记者们明显有些准备不足。当时我在想要要是我能做这条新闻,该多好。不会向有些媒体找不到第一批宪章签署者,甚至可以直接连线刘霞女士(莫之许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专访莫之许、李海、刘荻等人

今天用手机试着在推特直播现场消息,因为我的手机没有翻墙功能,无法上传现场照片。这使得传递的现场信息不够完整和直观,仅仅靠文字有时说服力也不够大。总之,传播效率大为降低。

作为一个媒体人,能“意外”经历这样一个重大事件的新闻现场很荣幸,这样的机会很珍贵。同时也体会到传播意识和传播工具的重要。
                                                    
                                
                                  谨记于2010年10月11日凌晨北京蜗居





























2 条评论:

  1. 大多媒体人都是懂得职业道德的,
    但只有少数人尝试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传播真相。

    回复删除
  2. 您想创业?您满意现在的收入?您满意现在的工作环境?
    不需技术不需囤货不需推销一台电脑就搞定一切
    100%在家工作琐碎时间就能经营完整教学学会即可上手
    请别连了解的机会都放弃,了解对您绝无损失!
    http://nsh168.blogspot.com

    回复删除